標籤彙整: CD Shop

再來一次,我也不確定會成功 / CD shop四年記

作者/袁學智

2006年,我離開北京FCB。兩年的中國工作經驗,讓我深深懷疑,4A的獲利模式在中國真的行得通嗎?當時的4A,仍然緊緊擁抱著「大廣告」概念,提案時經常是典型的TVC+平面,最多加一些店內海報之類的……「這些東西有用嗎?」我心裡一直懷疑著。

CD Shop-1

當時,中國4A的出走潮已經開始,許多創意總監選擇離開,有的開咖啡廳、有的開酒吧。這麼多資深人員「混」在北京,是不是可以善用這些資源,實驗不一樣的工作方式?每位CD都有不同的風格和擅長的領域(如:快消、汽車…),能不能提高效率,讓對的CD來服務適合的品牌?

於是,在沒有資金支持的狀況下,我創辦了CD shop,原始的想法就是「為離開廣告圈的資深創意,搭建一個工作平台」,邏輯很簡單,每個項目中的成本中,CD佔30%,工作室提供文案、美術、設計…等佔70%,別問我這個百分比怎麼來的,創業嘛,很多事情都是拍腦袋的(中國俗語,意思是隨隨便便決定)很快的,我找到五位願意加入的前4A總監們,有香港、新加坡藉,也有幾位台灣老朋友,借了製片公司朋友的一間辦公室,就轟轟烈烈的開張了。當時一個客戶都還沒有。

在廣告圈混久了,總有點人脈,透過中國的幾個廣告網站幫忙宣傳,開始有客戶找上門來。我心裡清楚,想跟大4A搶一線客戶並不容易,與其削尖腦袋找大客戶,不如換個方向,從中國二線但有實力的品牌開始,陸陸續續,CD shop拿到了匯源果汁、白象方便麵、君樂寶酸奶、淨雅酒店集團、柒牌男裝…等客戶,開始有些作品,也吸引了更多有興趣的客戶。

二線品牌大多不在北京,意味著經常出差。白象在河南鄭州,君樂寶在石家莊、淨雅酒店在山東煙台、柒牌在福建廈門…,我的生活變成三點一線:公司、家、機場,我曾經算過,最猛的一年,我總共飛了150趟,差不多每兩天就得飛一次,比空姐飛得還勤快。

CD Shop-2

員工陸續增加到15位左右,經營上的壓力慢慢浮現。

不健康的現金流,是第一個警訊。多數合作的CD,抱持著freelancer的心態,做完一個項目就想趕快結款。這部分我沒有異議,人之常情嘛。然而客戶付款卻有幾個月的帳期,記得有一年新年,公司帳上只剩幾十萬,發完員工薪水和獎金後,剩不到五萬人民幣。那一年我…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