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與不幸 全看你寫啥信

作者/Owen Ding

[AdGrad – Writing To Persuade]
清朝有位叫做查嗣庭的仁兄,官做的挺高,大約就是個副部長。他是誰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他某次擔任國家考試的主考官,出了道申論題,題目是「維民而止」。
藉由翻譯豆沙包的白話化後可知,該題是請考生們提出能讓庶民們天天都能開心過日子的ㄧ些想法;命題用心良苦,不過查兄的大老闆叫雍正。
雍正拔腦袋就是申論題的「維」與「止」兩字,老闆知道後自然就不開心啦,命題時缺個心眼的查兄因為身處專制時代,腦袋就給老闆給喀擦掉了。
缺腦袋查兄的故事有點離題,卻其實卻緊扣主題(自以為):
文字的威力,與如何運用此力量使其具說服力。
寫信跟電話講與當面說極其相似,都是溝通,都存在著某些目的性。讓對方或開心或憤怒、替你解決問題、原諒你的過錯或提早讓你成為人生勝利組。
有說服力的溝通原則不外乎大家聽到耳朵長繭的:傾聽、同理心、察言觀色…,但要讓自己「寫」的「信」擁有尤達等級的說服原力,有以下你不得不知的撇步。
首先,先了解「看信」與「聽你說」的差異,前者非即時、非主動、非一對一、你美妙嗓音健壯胸肌質佳料美的合身訂製服等在信中也無法被對方看到,這造成寫信的決勝關鍵點回歸於文字、與文字背後那看不到的思維邏輯、品味涵養、專業知識及上面所提到的「有說服力的溝通原則」本身。
標題清楚扼要的信,才能在茫茫信海中脱穎而出;
內容言簡意賅的信,省去許多追加解釋與創造誤會的契機;
用字優美情緒恰到好處的信,讓讀信者為你的涵養品味所折服;
選字精準毫無謬誤的信,詮釋你如剃刀般的無懈可擊與可信賴;
為對方設身處地著想而非通篇我我我的信,拋磚引玉的良性溝通。
那封封白紙黑字的信,在關鍵時刻時可以保身亦可奪命。
信,即是你。
職場甚至生命的幸與不幸,就看你怎麼看待與如何進行「寫信」這事。

 

你是作者想找的人才嗎?》靈智廣告